我的一些职场和职业体验

职业生涯就像是一个漫长的旅程,最难的地方在于你的目的地是未知的,甚至没有地图来指引你如何前行。

我即将进入工作的第 20 年,加入 Thoughtworks 也要开始第 13 年。对于这么长的时间,我有点得偿所愿的感觉。2011 年刚加入公司的时候,我就隐隐觉得,频繁切换工作,对自己来说不是一件好的事情。很明显,每一次切换都意味着失去一些东西,再不得不重建一些。除了薪水,应该还有一些更重要的事情。

我的第一份工作两年多,第二份四年多,这里是我的第三份工作。这么看起来,我属于稳定的那一类人。从今天往回看,我觉得很幸运这么选择。当然,这十三年过起来并不轻松,要不然也不会写这篇博客了。

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2023 是令人难捱的一年,就个人体验来说,怎么都不算容易。还在疫情年的“恐怕最坏的局面还没来”,真可谓一语成谶。但好消息是,每个人不得不被逼更加直面自己。

这是一篇我对自己承诺要为博客大赛写的文章,而且是关于职场职业。但是很显然,关于职场和职业的文章,网络上比比皆是。因为工作二十年的人已然和这里的大多数人所处的语境不同。我只能尝试尽可能结合自己的亲身体会,简要表达出自己的感受。

职场上的八卦

八卦在某种程度上曾经是我们引以为荣的东西,我们也愿意称之为文化之一。直到善意八卦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,变味。人际关系,竞争和冲突,传闻从戏谑变成想当然的臆断,开始影响人与人之间在组织语境下应有的协作。这对组织有百害而无一利。

在《正念领导力》这本书里,特别提到关于企业里的八卦:

八卦是不健康的组织文化的一个重要标志,也是破坏创造力的最快方法之一。经营别人的故事需要大量的心理和情感能量,而这些能量本可以用来更有效地创造共赢的解决方案,推动公司的发展。

我也喜欢八卦,听起来放松,偶尔还能放怀一笑。但时间久了,就有一些不同的感觉出来。在我看来,坊间流传的吐槽和八卦,退回到每个人自身,其实伤害到自己。因为某人某事未经证实的传言,人变得意难平,情绪差,心怀不公和怨愤。不经意间改变自己的所思所想,行为模式,甚至身体健康状态。

故事和事实之间确实存在重叠,但理性地想,企业的运转会在多大程度上需要故事呢。因为恐慌和不确定性,人们倾向于传播和相信多数看来不实的信息,来获取暂时的确信和安全感。但可惜的是,共同八卦的人,其实也很容易突然没有了共同的立场,其中一人成为对方下一次八卦的对象。但每个人却都觉得自己不会是那个人。

我时不时会想,把职场想象成有法则的丛林,还是能理性对待的成年人世界,哪个会对自己会更友好一些。

职场里的基本素养

很奇怪,我到现在仍然觉得我的第二份工作——IBM 对我的基本职业素质养成,一直影响至今,甚至赢得了一些意外的尊重。可见臃肿的大型外企,也不都是一无是处。

工作这么久,对职场行为的基本素养的期待却一直没减弱太多,表面上看这是人和人之间互动的礼仪,实则对组织内协作的效率影响深远。但人间事莫不如此,循环往复才是永恒。

  • 兑现承诺。这不止是对需要协作的同事的期待,对自己亦然。换个角度看,是要降低对自己虚妄的期待。有时候并没有那么多大事情要做,无非都是细节。
  • 守时。我不太能接受不守时的人,包括迟到的,临开会了要改时间的。
  • 尊重他人和不喜欢的人合作,似乎是避不开的事情,他们有不兑现承诺的,不守时的。当然主要是那些不够尊重别人的人,不善待别人,也不善待自己。

职业由谁来定义

我似乎一直不太有时机考虑过这样一个问题,人到中年仍然这样愚钝,真是不可救药啊。但对我而言,这理应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事情。职业该由谁来定义,这还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。有人会无意识交由环境来定义自己,把自己交付出去,但实则心怀不满。换个角度看,一个人是处在一个生态里,自己是生态的一部分。或者从系统化思考的角度看,自己是可以提供负反馈或者正反馈的。自己是有定义的选择权的。

领导

年轻的时候,好像都有点想尽快当上领导。我也年轻过。但现在想想,幸亏领导们慧眼识砖,把瓷器活交给了那些有金刚钻的人。

对我有清楚了解的领导,要先我一步认识了我自己。我对此心怀感激,才能发挥我该有的那部分光和热。

平等对待、愿意倾听、给你出主意的领导,是值得追随的。先跟随再领导。这世界上有太多先行者和过来人,值得自己坦诚相待。就职业化本质来说,帮助领导实现目标和任务,也是帮助自己实现目标和任务。

同事

我回首近二十年,因为职场而能存留至今的友谊实在有限。我可能不是很懂,但我猜这跟工作后才发生的爱情很像。一些因时因地才有效的机缘,承受不住时间和距离,遑论那些只靠八卦和吐槽才能保鲜的友情。

经济形势看好和一路奔往前方的热情,在不断虚构人际关系。只有理性和尊重对待彼此,对现实有认知,在工作场合之外仍然能分享生活,不因为靠近而退缩,并愿意维护友情的同事,才能继续前行。好的情况下,甚至反哺职场和工作。

如果进入同一家组织共事的人,再经历时间一起变老,我也平白多了一些难以名状的移情和信任。

企业

我身处在同僚和领导的氛围,外圈是这家企业。企业的外围是市场环境和经济形势。我不是静态的(这二十年的变化就是例证),企业也自然因为环境和形势变化无常。对此它需要让自己变得更有适应性,也会要求自己的雇员适应变化。

我因为读了《叫魂》,经人指点,才意识古代皇帝意志和官僚集团之间是存在博弈关系的,人的趋利避害天性在发挥作用。当然,企业的执行力要远远强于一个帝国。观察这样的系统的张力,并让自己适应其中,是一件让自己变得包容的事情。

学习公司邮件里的动态、财报、官方媒体的信息。它们都在某个角度流露企业的状态。这些远比吐槽和八卦能让自己变得更理性。

所谓的职业成熟度,可能就在于此?

职业安全感

职业上的安全感,应该由自己来建立。至少大部分应该如此。

《重来3》里面提到:

有的公司喜欢宣扬“我们都是一家人”。不,你们不是。在Basecamp,我们也不是一家人,我们是同事。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相互漠不关心,也不意味着我们不会尽力施以援手。我们相互关心,也乐于助人,但我们不是一家人。

“我们是一家人”,像是长不大的孩子所期待的某种承诺。作为雇员,投入情感应该是自主的选择,而不是被牵引。不然说到底,等到幡然悔悟的那一刻,对企业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如果让现在的我总结下来,职业安全可以来自两方面。

初心

这里有自己愿意做的事情。

如果没有愿意做的事情、可以学到的能力、或者对于团队和领导有帮助的工作,很难想象一个人能待到十年的时间。这里要有能让自己投入的东西,自己确信的东西。能让自己长期专注的事情。如果现实实在太紊乱,就要自主决定,做出取舍。

恐怕是年岁渐增的缘故,了解到自己的能力范围和局限性,在我看来是一件挺心安的事情。这样可以尽可能投入其中。

可能这就叫初心吧,某种注定能做要做的一些事情。

适应性

在保留初心的前提下,顺时顺势而变。

时间不断地校准一个人的关注力范围。很难说清楚这是什么,像是一个人的兴趣、能力、精力、团队和领导期待,加上环境和形势,你被半推半就进入的那个方向。这旅程上会经过一些关隘,也会错过一些窗口,但终点是模糊又清晰的。就像文章开头说的那句话。

以及,适应性还可以从离开职业一些距离来讲。认识到人不止有职业这一件重要的事情,避免让它充满自己的人生。这恐怕是这个时代颇大的谎言,人的精力、时间和情绪被职业和工作这个话题纠缠过深,下意识这是唯一重要的事情。自己的成就和人生价值只可能来自于它。从而,对其他事情一概淡漠。

我们也知道,就此产生的职业乱象比比皆是。遗憾的是,这对企业而言也是潜在的伤害,短时间资本在获取最大的利,但基业长青无从谈起。认识到这一点,人的适应性反而会更强,企业也受惠其中。

在我看来,这是唯二重要的事情。保持初心的同时,饱有一种适应能力。

在《聪明人的个人成长》这本书第9 章《职业》中,作者把一个人的职业分成载体和信息两部分,大多数人只把职业看做载体,通过载体表达自我。

实际上,你通过职业传递出的信息本身,至少也和职业这个载体同等重要。载体代表着你表达自我的方式,而信息则是你表达出的内容。比如,我传递的信息是关于人类清醒自主的成长,但我可以用很多不同方式来传递这个信息。
好的职业选择基于你的认知、技能以及能力。是否主动去发展这些方面,完全取决于你自己。你可能天生并没有什么优势,但你完全可以持续成长,突破自己原有的局限。如果你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,那就现在开始自学。如果你从破产或者债务中起步,那就接纳这个现实,然后努力探出自己的一条路。如果你身边都是贬低你、批评你、向你索取的人,那就离开他们,建立能给自己带来支持的新关系。请始终遵循真实、爱与能量的原则,你终究会吸引到同样的人。

最后,祝愿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职业。


已发布

分类

来自

标签: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